古詩文網

智子疑鄰

先秦: 韓非

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筑,必將有盜?!逼溧徣酥敢嘣?。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筑,必將有盜?!逼溧徣酥敢嘣?。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宋國有個富人,因下大雨,墻坍塌下來。他兒子說:“如果不趕緊修筑它,一定有盜賊進來?!彼麄兏舯诘睦先艘策@么說。這天晚上果然丟失了大量財物,這家人很贊賞兒子聰明,卻懷疑偷盜是隔壁那個老人干的。

譯注內容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筑,必將有盜?!逼溧徣酥敢嘣?。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fǔ)。
智其子:以為他的兒子很聰明,聰慧,機智。宋:宋國。 雨:下雨(名詞作動詞)。.壞:毀壞,損壞。筑:修補。盜:偷盜。動詞活用作名詞。富人;富裕的人。亦云:也這樣說。云:說。亦:也。暮:晚上。而:無義。表示承接關系。果:果然。亡:丟失。父:鄰居家的老人。甚:很。而(疑鄰人之父):表示轉折關系。家:家里的人。

譯注內容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筑,必將有盜?!逼溧徣酥敢嘣?。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從鄰人的老人說,好心沒好報,歸到交淺言深上,從此人情練達,沉默是金。這一層不說。這擺明了是批評主人家不對,同樣的意見因為親疏遠近而態度迥異,所謂“薄者見疑”。意即親疏厚薄是一種妨礙,妨礙了主人家對真相正誤的認識。

  其實韓非本意倒非批評“智其子疑其鄰”的主人家,這則寓言見于《說難》篇,意思是勸說別人是何等的困難,因為每個人所處的位置不同。這是被韓非當做一個事實接受的,所以他的主要目標是研究那些能夠有助于讓別人聽取自己意見的注意事項。交淺不可言深就是注意事項之一,所以韓非這則寓言的本意是批評富人的做法——因兩人身份不同而受到不同的待遇。

  被韓非當做事實接受的“薄者見疑”,在今天有更加技術化的解釋?!懊總€人所處位置不同”的說法換成經濟學語言,就是因信息的不對稱狀態而導致交易費用的迥異,從而影響每個人的判斷和行為選擇。韓非子在《說難》中的一切努力,就是今天信息經濟學企圖解決的問題,即如何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讓對方說真話,讓對方相信自己的話,最終與對方達成契約。

  其實除了老天爺,沒人能夠批評失竊者的懷疑。因為老天爺知道究竟是誰干的,我們都不知道,所以破案之前不能說三道四。而韓非子講故事很缺德,最后沒說案子破是沒破。這懷疑就一直都很合理?!坝H疏”的差別這里有兩個意義,兩方面都構成我們判價分析問題的重要進路,而非妨礙。其一是利益立場的分殊。之所以智其子而不疑其子,因為他兒子是財產權的共同受益人和繼承人,除非爺倆的關系另出問題,他兒子顯然缺乏盜竊的合理利益動機。其二則是信息的不對稱。交易費用中有相當一部分是了解對方和建立信任機制的成本?!坝H”意味著這一成本很低,“疏”意味著成本的高昂。所以建立起現代法治秩序和信用體系之前,交易的半徑總不太可能超越“親疏”的圈子(差序格局),而延伸到陌生人環境中去。

  兒子是什么樣的人老子自然很清楚,鄰人是怎么樣的人卻不了解。這是懷疑的合理基礎。一個重要細節是案發之前,主人對二人的建議并沒有因為親疏遠近而厚此薄彼。鄰人“見疑”是在案發之后。我們設想一番,墻壞和失竊之間,只有短短幾個小時。半天時間知道這一事實并利用這一事實的人很有限,古人地廣人稀,鄰里原本很少。人口流動性又差,外來人口會非常引人注目。這案子交給美利堅、不列顛、俄羅斯或者爪哇國哪一家警察局,根據已有線索,這位鄰人也必將是最重要的嫌疑人。

  在一種非法治文化中,“被懷疑”是一種羞辱,甚至會直接導致司法的有罪推定或人際中的歧視。其實這才是“智子疑鄰”遭到批評的深層文化心理因素。在一種法治文化中,“懷疑”是一種合理的、大方得體的態度。不懷疑對方可能違約,就不用簽合同。不懷疑政府會濫用權力,就不需要憲政民主。而和自己爹媽做生意,也可以不簽合同,你不能沒來由的說人家法律意識差。因為不簽合同的成本可能更低。這和智子疑鄰是一個道理。

  啟示:兩個人會因為身份和關系的不同,而遭到不同的對待。

賞析內容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譯文及注釋

譯文
宋國有個富人,因下大雨,墻坍塌下來。他兒子說:“如果不趕緊修筑它,一定有盜賊進來?!彼麄兏舯诘睦先艘策@么說。這天晚上果然丟失了大量財物,這家人很贊賞兒子聰明,卻懷疑偷盜是隔壁那個老人干的。

注釋
智其子:以為他的兒子很聰明,聰慧,機智。
宋:宋國。
雨:下雨(名詞作動詞)。.
壞:毀壞,損壞。
筑:修補。
盜:偷盜。動詞活用作名詞。
富人;富裕的人。
亦云:也這樣說。云:說。亦:也。
暮:晚上。
而:無義。表示承接關系。
果:果然。

寓意

客觀分析
持有相同意見的人因身份不同及與主人親疏關系的不同而遭到不同對待。

積極方面(富人角度)
聽取人意見時不能因其身份不同、與自己的親疏關系不同而決定是否存在偏見。

消極方面(鄰人角度)
在給別人提意見時要注意與別人的親疏關系,如果與別人的關系較好,并且此人心胸寬廣,則可提意見。

本節內容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評論

  從鄰人的老人說,好心沒好報,歸到交淺言深上,從此人情練達,沉默是金。這一層不說。這擺明了是批評主人家不對,同樣的意見因為親疏遠近而態度迥異,所謂“薄者見疑”。意即親疏厚薄是一種妨礙,妨礙了主人家對真相正誤的認識。

  其實韓非本意倒非批評“智其子疑其鄰”的主人家,這則寓言見于《說難》篇,意思是勸說別人是何等的困難,因為每個人所處的位置不同。這是被韓非當做一個事實接受的,所以他的主要目標是研究那些能夠有助于讓別人聽取自己意見的注意事項。交淺不可言深就是注意事項之一,所以韓非這則寓言的本意是批評富人的做法——因兩人身份不同而受到不同的待遇。

  被韓非當做

韓非

韓非

韓非子生于周赧王三十五年(約公元前281年),卒于秦王政十四年(公元前233年),韓非為韓國公子(即國君之子),漢族,戰國末期韓國人(今河南省新鄭)。師從荀子,是中國古代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政論家和散文家,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后世稱“韓子”或“韓非子”,中國古代著名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猜您喜歡

題弟侄書堂

唐代: 杜荀鶴

何事居窮道不窮,亂時還與靜時同。
家山雖在干戈地,弟侄常修禮樂風。
窗竹影搖書案上,野泉聲入硯池中。
少年辛苦終身事,莫向光陰惰寸功。

詩二首

唐代:王梵志

我有一方便,價值百匹練。
相打長伏弱,至死不入縣。

他人騎大馬,我獨跨驢子。
回顧擔柴漢,心下較些子。

春有百花秋有月

宋代:無門慧開禪師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答韋中立論師道書

唐代: 柳宗元

  二十一日,宗元白:

  辱書云,欲相師。仆道不篤,業甚淺近,環顧其中,未見可師者。雖常好言論,為文章,甚不自是也。不意吾子自京師來蠻夷間,乃幸見取。仆自卜固無取,假令有取,亦不敢為人師。為眾人師且不敢,況敢為吾子師乎?

  孟子稱“人之患在好為人師”。由魏、晉氏以下,人益不事師。今之世,不聞有師,有輒嘩笑之,以為狂人。獨韓愈奮不顧流俗,犯笑侮,收召后學,作《師說》,因抗顏而為師。世果群怪聚罵,指目牽引,而增與為言辭。愈以是得狂名,居長安,炊不暇熟,又挈挈而東,如是者數矣。

  屈子賦曰:“邑犬群吠,吠所怪也?!逼屯動?、蜀之南,恒雨少日,日出則犬吠,余以為過言。前六七年,仆來南,二年冬,幸大雪逾嶺,被南越中數州。數州之犬,皆蒼黃吠噬,狂走者累日,至無雪乃已,然后始信前所聞者。今韓愈既自以為蜀之日,而吾子又欲使吾為越之雪,不以病乎?非獨見病,亦以病吾子。然雪與日豈有過哉?顧吠者犬耳!度今天下不吠者幾人,而誰敢炫怪于群目,以召鬧取怒乎?

  仆自謫過以來,益少志慮。居南中九年,增腳氣病,漸不喜鬧。豈可使呶呶者,早暮咈吾耳,騷吾心?則固僵仆煩憒,愈不可過矣。平居,望外遭齒舌不少,獨欠為人師耳。

  抑又聞之,古者重冠禮,將以責成人之道,是圣人所尤用心者也。數百年來,人不復行。近有孫昌胤者,獨發憤行之。既成禮,明日造朝,至外庭,薦笏,言于卿士曰:“某子冠畢?!睉呦虘撊?。京兆尹鄭叔則怫然,曳笏卻立,曰:“何預我耶?”廷中皆大笑。天下不以非鄭尹而快孫子,何哉獨為所不為也。今之命師者大類此。

  吾子行厚而辭深,凡所作皆恢恢然有古人形貌;雖仆敢為師,亦何所增加也假而以仆年先吾子,聞道著書之日不後,誠欲往來言所聞,則仆固愿悉陳中所得者。吾子茍自擇之,取某事,去某事,則可矣;若定是非以敎吾子,仆才不足,而又畏前所陳者,其為不敢也決矣。吾子前所欲見吾文,既悉以陳之,非以耀明於子,聊欲以觀子氣色,誠好惡如何也。今書來言者皆大過。吾子誠非佞譽誣諛之徒,直見愛甚故然耳!

  始吾幼且少,為文章,以辭為工。及長,乃知文者以明道,是固不茍為炳炳烺烺,務釆色,夸聲音而以為能也。凡吾所陳,皆自謂近道,而不知道之果近乎?遠乎?吾子好道而可吾文,或者其於道不遠矣。故吾每為文章,未嘗敢以輕心掉之,懼其剽而不留也;未嘗敢以怠心易之,懼其弛而不嚴也;未嘗敢以昏氣出之,懼其昧沒而雜也;未嘗敢以矜氣作之,懼其偃蹇而驕也。抑之欲其奧,揚之欲其明,疏之欲其通,廉之欲其節;激而發之欲其清,固而存之欲其重,此吾所以羽翼夫道也。本之《書》以求其質,本之《詩》以求其恒,本之《禮》以求其宜,本之《春秋》以求其斷,本之《易》以求其動:此吾所以取道之原也。參之《谷梁氏》以厲其氣,參之《孟》,《荀》以暢其支,參之《莊》,《老》以肆其端,參之《國語》以博其趣,參之《離騷》以致其幽,參之《太史公》以著其潔:此吾所以旁推交通,而以為之文也。凡若此者,果是耶,非耶?有取乎,抑其無取乎?吾子幸觀焉,擇焉,有余以告焉。茍亟來以廣是道,子不有得焉,則我得矣,又何以師云爾哉?取其實而去其名,無招越、蜀吠,而為外廷所笑,則幸矣。宗元復白。

論語十則

先秦:佚名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學而》)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學而》)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保ā稙檎罚?/p>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保ā稙檎罚?/p>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保ā稙檎罚?/p>

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保ā独锶省罚?/p>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保ā妒龆罚?/p>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泰伯》)

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保ā蹲雍薄罚?/p>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保ā缎l靈公》)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